安聯新聞 - 解密川普經濟學

Allianz - 安聯新聞

解密川普經濟學

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和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川普政府的施政對40歲以下的族群,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千禧世代的年輕人(約等同七、八年級生)很難準確預測,新政府的執政對於他們在就業、通貨膨脹和經濟成長方面會產生何種影響。但有一點極為明顯:川普所提的政見會使美國陷入經濟成長或負債局面的競賽,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和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如此認為。

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如果能有效提高基礎建設預算,並進行適當的稅務改革,經濟成長必然可期。但若是保護主義當道進而傷害全球貿易,美國政府勢必要大幅提高借貸以資建軍,則後果就是沉重的負債。這會導致經濟先出現成長停滯接著發生通膨(或稱停滯性通膨)等雙重惡果的風險增高,對所有40歲以下需要工作和儲蓄的世代產生嚴重後果。

川普政府目前試圖將國防預算金額增加到承平時期有史以來最高,然而有些內政和社會計畫則慘遭削減。這對年輕人會有什麼影響?

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增加國防花費可以刺激短期的經濟繁榮。但長期下來這並非是件美事,對年輕一代尤為不利。因為軍事裝備和設施並不能帶來財政上的回報,但償債的責任卻壓在下一代身上。

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川普政府目前的政策提案猶如將美國經濟的前景押在負債或是成長的零和遊戲上,這一點很重要。如果最終結果是經濟成長,人民自能獲得安樂,未來的經濟繁榮指日可待;但如果陷入負債的結局,人們--特別是年輕世代--就必須面對沉重的債務負擔,收入和薪資無法獲得相應的成長潛力。

目前,有幾份偏向促進經濟成長的政策提案正躺在川普總統的辦公桌上,包括:財政行動派,主張採取較大幅度的財政行動但國防預算僅佔其中一部分;稅務改革派,主張延續1980年代中開始啟動但未竟全功的稅制改革;增加國家基礎建設的預算,致力於活絡企業生產力;以及法規鬆綁。如果能夠周全規劃這些政策,進行長期的推動和實施,經濟成長將極有可能會是最後的贏家。

但,總統桌上還有其他站在成長對立面的提案。毫無疑問,這些提案會導致停滯性通膨,也就是說這些提案會導致成長停滯,但又會提高通膨。要是保護主義高漲就會導致停滯性通膨,這情景極為不妙。如果美國最終採行這些提案,則後果就是陷入負債。

新政府承諾要放寬金融、環境和其他方面的法規來刺激經濟成長...

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我們從歷史可以看出,法規總是像鐘擺一樣擺動,只是很少指向達到平衡的那一點。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法規限縮已歷經一段時間,部分層面甚至有過度規範的現象,因此鐘擺目前正處於往回擺的軌跡上。

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國際社會在法規方面的合作也有一支鐘擺。金融海嘯之後,G20國家曾致力於打造公平的國際競爭環境。現在,鐘擺傾向於由各國完善自身的法規環境,這會導致金融市場出現斷層。很顯然,這並不符合千禧世代或儲蓄者的利益。金融體系的穩定性將減弱,進而出現套利商機,促使企業移往對其最具優勢的國家。這樣的局面令人失望。金融海嘯帶來的教訓,就是我們必須在國際市場彼此協調、建立規範,因為金融是全球性的事業。但這場教訓似乎已為人所遺忘。

保護主義會帶來什麼樣的契機和威脅?

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上一次G20國峰會中可明顯看出,反對保護主義的勢力已不再獲得全球壓倒性的支持。這是股新出現的趨勢。但我不曉得保守派的政治修辭是否會化為實際行動,永遠地遠離自由貿易協定和全球化--這正是年輕一代最害怕看到的。如果川普政府真的要如競選期間宣稱,打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對中國和墨西哥祭出高關稅,終結對韓自由貿易協定等,對全球經濟不啻為一大重擊,因為這些行動在本質上都是造成停滯性通膨的元凶。

但如果新政府還能有點理智,則我想以上情景還不會成真。也許美國會針對部分協定重新進行談判,不至於發動全面的貿易戰爭。

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保護主義對於歐洲經濟將帶來負面影響。至於美國,雖然我們無法斷言,但是要美國總統實施傷害其本國消費者的措施,其可能性應該是極低的,保護主義就會導致傷害性的後果。對墨西哥和中國製產品實施關稅,會使得美國消費者承受高額的消費品價格--從吃的蘋果到用的蘋果(電腦),皆是如此。因此,我認為理智應終將戰勝口號。

如果川普政府提出的願景得到國會支持,美國經濟四年後的前景如何?

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美國經濟如果不是大幅成長,就是大幅衰退!

從樂觀的角度來看,過去七年來使得經濟政策提案幾乎全數遭凍結的國會僵局,將可望打開。這將有助於活絡資本和經濟活動,經濟成長的實力和潛力都將大為看好。

然而,如果美國往保護主義方向偏去,共和黨將分裂,導致政治癱瘓的局面重演。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無法像過去一樣繼續支持經濟發展。

我們過去所經歷的溫和但穩定的經濟成長,並由各國央行致力降低金融波動,此局面將難再維繫。未來情勢將出現轉彎。但此刻,還未有足夠資料說明會朝哪個方向轉彎。

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還有,如果美國推動基礎建設,明智地解決稅制系統中存在的問題,就能夠刺激私人投資,帶動經濟成長,這對美國和歐洲經濟體而言是個較為正面的情況,對歐洲經濟也有利,只是美國政府必須找出正確的平衡點。事實上,過多的振興方案也有風險,擴張過度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加上法規鬆綁,會使得原本預期中的欣欣向榮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結果就是經濟過熱。我們認為這方面的風險還大過徹頭徹尾的保護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