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聯全球財富報告:金融資產成長動能持續保持強勁

Allianz - 安聯新聞

安聯集團於今日發表的第六期《全球財富報告》中,深入探討了全球超過50個國家中家戶擁有資產和負債的的狀況。研究結果發現,三項關於金融資產發展的指標於2014年均創下新高。全球家戶私有金融資產淨值首次超越100兆歐元,中國的私有金融資產贏過日本,列入「中財富群組」的人數也突破了10億。詳細說明如下:

全球家戶私有金融資產總值於2014年成長7.1%,這股已持續數年的成長動能雖於今年稍呈趨緩,但大致上仍保持強勁。由於家戶儲蓄增加,經濟成長隨之提升,亞洲和美國延續的股票市場榮景也帶動經濟成長升溫。這些因素帶動全球金融資產總值創下136兆歐元的新高點,高於全世界所有上市公司及主權債務加起來之總值。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指出:「許多觀察家會認為這些數字代表了所謂的儲蓄過剩現象,但這是錯誤觀點。在低利率的大環境下,太多家戶仍還未替他們的退休生活存下足夠老本。政治決策者不應試圖限制儲蓄行為,反而應尋找新方法及新誘因來提高資金需求。我們眼前面臨各種重大挑戰,例如氣候變遷、貧窮和遷徙、數位革命、基礎建設老舊等問題,所以人們並不缺乏投資機會。」

相較於金融資產成長速度,去年全球家戶私人負債總額成長4.3%達35兆歐元,創金融海嘯爆發以來最高之全球負債成長率。如果將負債金額從金融資產總額減去,全球金融資產淨額於2014年底超越100兆歐元,較前一年成長8.1%。

2014年的區域金融資產成長率與前幾年相比,有很大的不同。亞洲(不含日本)做為全球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地區,此地位依舊無人能撼動,2014年此區的金融資產淨值成長率為18.2%,其主要推力來自於證券資產急速(且有時無法持久)增加,尤其是中國。另一方面,全球另兩個新興市場地區:拉丁美洲和東歐,經濟發展動能則無如此強而有力,拉丁美洲的金融資產成長率為4.2%、東歐8.6%。而歐元區則在金融海嘯爆發後,首度在2014年齊頭趕上北美的腳步,達到較高的成長率,歐元區6.2%(北美洲為5.3%)的強勁成長,主要歸功於嚴格的撙節政策,許多歐洲國家在2014年仍持續進行私人債務的減債活動。

亞洲各國的經濟成長在不同時期或有不同,但亞洲的長期高成長率已為其在世界舞台上留下一席之地。亞洲區(不含日本)在全球的金融資產(包含總值和淨值)佔比足足有16%。亞洲(不含日本)於2014年的成長率較2013年增加1.4個百分點,也就是說,此區人口持有的資產自2000年起已成長超過三倍。去年另有一項值得重視的指標足以顯示亞洲強勁的發展進程:中國的金融資產總值於2014年底首度超越日本。海斯評論道:「亞洲—特別是中國—近來出現的金融資產成長,是一個非常樂觀的現象。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即使目前經濟成長稍緩也完全無須擔心。中國的經濟崛起並沒有結束,富裕程度大勝於五年或十年前。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的興起依然為全世界帶來大量正面效益。」

亞洲經濟的持續成長也可從不同角度詮釋。去年,全球可列入「中財富群組」的人口首度超越10億人 。自2000年起,已有近6億人從「低財富群組」躍升至「中財富群組」,也就是說,整個「中財富群組」的人數自千禧年後已翻了三倍。然而,這樣的成長動能幾乎主要僅集中在一個地區,或說一個國家,就是中國。全球「中財富群組」的人口中約三分之二集中於亞洲,其中85%來自中國。這意味著可名列「中財富群組」的亞洲人口自千禧年後已增加十倍。「此發展態勢顯示全球資產成長具有包容共享式的特色,有越來越多人想努力加入全球的經濟發展榮景。」海斯如此評論。

在台灣,金融資產總值去年的成長率為7.2%,僅略低2013年一點,成長最多的資產類別要屬壽險和年金部分(10.5%),顯示出民眾對退休規劃的需求。相反地,2014年的負債成長率4.2%較2013年的7.5%顯著減少許多。儘管如此,台灣的負債佔GDP比率高達86.5%,使台灣家戶負債比率仍居亞洲國家前幾名。

亞洲崛起的事實也反映在全球前20大富裕國家排名(這是根據每人平均金融資產金額,請見附表)。2014年,日本、新加坡和台灣共同名列全球富裕國家前十位,但在2000年,只有日本。然而,這20大國家之外,亞洲所呈現出來的圖像仍各有不同。有些國家排名上升,首先當然是中國,其次為南韓,而其他國家則後退了四名或更多,主要為印尼、泰國和馬來西亞。台灣以人均金融資產淨值72,640歐元的成績,排名全球第10,較2000年進步七名。海斯解釋道,「這個排名背後的意義應再加以詮釋。不過,長期的發展趨勢非常重要,這傳遞出一個清楚的訊息:區域的金融資產成長並不具有同質性,各國之間具有相當大的差異,許多國家還有長遠的路要走。」

此外,財富分配方面不只是各國彼此間大相逕庭,同一個國家之內也有不小的差異。為了調查國家的財富分配狀況,我們首次將各國人口數分成十等分計算各群組平均金融資產淨值,再據此計算出每個國家的吉尼係數,時間分布則從2000年起直到現今。分析結果顯示,財富分配吉尼係數隨著時間顯示出有進步(也就是財富分配較為平均)的國家,其數目與吉尼係數衰退的國家差不多。亞洲的現象確實是如此,財富分配朝極端方向發展的態勢並不強烈,約為停滯不前的狀態。整體而言,亞洲財富分配的結構較其他地區稍微平均一些。此區的平均吉尼係數為62.7,全球的平均吉尼係數為63.8,台灣吉尼平均係數為62.5,與亞洲的平均狀況大致相符。另一方面,已開發國家則呈現不同的趨勢,這些國家當中絕大多數近年來分配不均日趨嚴重。美國的這個問題與其他國家相比特別明顯。在資料分析的這段期間,美國的吉尼係數最高 (80.6)。海斯說道:「美國的狀況確實令人憂心。然而,我們的分析結果顯示這種趨勢在其他國家比較沒那麼顯著。如同以往,美國與其他市場經濟體相比總是屬於例外的案例。許多人在討論問題時總是沒能看清這一點,因為白人經濟學家的見解能見度較高,很多人常將美國的情況與世界其他地區畫上等號,但還好真實狀況並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