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聯新聞 - 安聯全球財富報告:自2003年以來資產成長再創新高

Allianz - 安聯新聞

安聯全球財富報告:自2003年以來資產成長再創新高
全球金融資產於2013年勁揚創新高紀錄118兆歐元


安聯集團於今日發表的第五期《全球財富報告》中,深入探討了全球超過50個國家中家戶擁有資產和負債的的狀況。研究結果發現,全球家戶私有金融資產總值於2013年的成長率達9.9%,創2003年以來最高的成長率,使得全球金融資產總額達到118兆歐元的歷史新高。日本、美國、歐洲等地股市的多頭表現是這次出現驚人成長的主因:股票資產規模在此年度中增加了16.5%,甚至比金融海嘯爆發之前幾年都還要高。然而,這並不能做為定存族對股票投資再度恢復興趣的確鑿證據。因為只有美國是唯一有大量新進資金流入股票市場之區域,歐洲投資人則持續地將其資金自股票資產類別中抽出。

並非所有區域都能夠從去年的強勁資產成長中受惠。在新興市場當中,尤其是拉丁美洲,資產成長的速度受到當地資本和貨幣市場不斷波動而呈趨緩的狀況。亞洲市場(不含日本) 也出現類似情形,成長率減緩至16.8%,儘管這個成長率已遠高於許多已開發區域,如北美(+11.7%)、日本(+6.1%),或是西歐地區(+5.2%)。以長期發展而言,亞洲全區的平均成長率在全球排名僅次於東歐,於2000年起每年年平均成長率達到13.6%。如果我們檢視亞洲的實質資產成長率—意即計算通膨影響,則此項排名略有不同。亞洲(不含日本)的實質成長率約為每年略低於10%,但遠高於拉丁美洲(+5.5%),並超過東歐地區,後者自千囍年後每年的實質成長率僅達到6%。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麥可海斯(Michael Heise)指出:「雖然整體大環境仍艱困,亞洲區的資產成長於去年度再次顯現良好的發展。這表示亞洲區經濟迎頭趕上的勢頭並未受影響,相信今年度的成長率不至於出現太大幅度的改變。」

2013年中,台灣的家戶私人金融資產總值增加了10.1%,遠低於亞洲全區的平均成長率16.8%。台灣家戶金融資產成長率整體來說並無顯著成長,其中銀行定存總額無顯著增加但仍佔整體金融資產逾40%。另一方面,壽險和退休金資產增加了12.6%,股票資產持有率則成長15.8%,這兩項資產類別的規模分別佔家戶金融資產組合的22.4%和30.0%。自2007年以來,台灣的金融資產總值成長了4,780億歐元,約等於37%的成長率。然而,就長期展望來說,台灣的未來前景卻令人憂心:資產成長率自2000年底起每年平均僅為6.6%,是亞洲區當中次低的國家,僅優於日本。

2013年中並非僅金融資產出現強勁成長,負債(含房貸)的成長率也隨著進階。這一年負債成長率達3.6%,是自金融海嘯爆發以來成長速率最快的一年。然而,全球負債率(根據名目經濟成長來計算的個人負債百分比率)卻在去年度再度出現微幅下滑,減少了0.5%至65.1%。自2009年起開始,全球負債率降低了6.4%。然而,成功減債的主要推手卻僅限於已開發國家,尤其首推美國。美國在過去四年中已成功削除15.5%的債務。在新興市場當中,債務包袱仍斷斷續續地持續增加,同時也與其經濟成長有所關聯。在亞洲區(不含日本),個人負債在2013年度增加了15.8%,總額超過43,000億歐元。這意味著,負債成長的速度,不同於資產成長率,在去年度再次出現加速的情形。同樣的情況也在台灣上演:家戶私人負債成長率繼2012年出現較為合理的3.0%後,2013年的負債增加率卻提高到5.1%。自從過去那段信用擴張毫無節制的時期過去後,本區的負債率(即負債在經濟活動中的佔比)已在2013年底前提高至40%以下。在部分亞洲國家,如馬來西亞或南韓,這個比率已經超過80%,比美國還高。至於台灣,負債比率為68.1%。

這顯示全球金融資產淨值(即金融資產總值減掉負債)實際上在2013年出現兩位數成長:12.4%。在全球富有國家(以人均金融資產規模計算,請見附表)的排名當中,有些國家排名出現變化主要肇因為匯率變動,例如日本的排名就往下掉了兩個位置。瑞士則以明顯的差距超過美國,蟬聯兩項排名的榜首。以人均淨金融資產做比較,台灣2013年以人均資產淨值66,010歐元的成績,排名全球第七位,次於日本名列亞洲第二位。

安聯集團也在今年的財富管理報告中第一次嘗試運用一個「財富矩陣」的工具,來檢視每個國家中貧富差距的狀況。我們得到的結果並非完全符合目前公認的:貧富差距日漸擴大。事實上,我們的分析顯示,越來越多國家在過去十年中,貧富差距的狀況並未出現太大改變,或甚至出現改善,這當中有許多是拉丁美洲新近崛起的經濟體。然而在亞洲,貧富差距問題仍未獲得改善,雖然部分受儒家思想影響深厚的國家,如中國、台灣或南韓等地,多半已具備均富的社會結構基礎,但過去十年來所得分配不均的狀況已在印度和印尼等國造成民怨。但,對比的是泰國和馬來西亞在改善貧富差距的成就卻可稱是成功的十年。至於已開發經濟體則又呈截然不同的結果,改善貧富差距在多數國家沒有進展,百分之十的頂端富裕階層其所掌握的財富又攀升,此種狀況在美國特別顯著。提及此,財富分配不均在部分歐洲國家(法國、瑞士、愛爾蘭或義大利)和日本也急遽惡化。當金融海嘯漸漸平息後資產成長速度變緩,財富分配不均會使中、低財富群組的人們承受大幅影響。「這在政治層面給我們一個很清楚的啟示:任何人如果想要追求更公平的財富分配,就不應該透過增加稅負來限制資產成長,應該盡可能地採取各種可行措施來提升所有人的資產。成長才是實現社會正義的最好方式。」,海斯如此評論。

一項針對全球財富分群的分析則呈現一幅異質圖像 。2013年,有9.12億人口屬於「中財富群組」。如果我們拉長時距,就會發現全球中產階級的人們在追求財富成長的努力特別明顯。自2000年起,符合「中財富群組」標準的人口數不斷提高,在拉丁美洲增加到雙倍人數,在東歐增加到三倍,在亞洲甚至出現不可思議的六倍成長而達到5億人。這驚人的發展過程背後的主因無庸置疑地是中國。即使排除日本,全球「中財富群組」的成員中每兩人便有一人來自亞洲。但是中產階級的快速成長並未能讓所有人受益。特別是在已開發國家,「高財富群組」的人數比千囍年之初還少。總而言之,過去數年當中,足足有6500萬人從「財富上流階級」中慘遭除名。這種向下流動最明顯的就是出現在美國、日本、法國和義大利,這幾個國家也都是財富分配嚴重不均的國家。

「低財富群組」 (人均金融資產淨值低於5,300歐元者)的人數在近數年中維持相對穩定,約為35億人口。這主要是由於人口快速增加所致。如果考慮人口自然增加的因素,則真實的面向會是如下列數字所透露的:全球有近5億人口—約4億來自亞洲,能夠在過去13年中成功加入「中財富群組」的行列。「這個數字比任何其他指標都還能夠突顯一個事實,全世界有越來越多人努力搭上全球榮景的列車。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不能斷言財富分配不均正日益嚴重。」海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