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聯全球財富報告:終結自滿

Allianz - 安聯新聞

安聯全球財富報告:終結自滿

·        全球金融資產進一步成長達7.7%

·        台灣家戶金融資產成長6.3%,超越4.8%之貸款成長率

·        全球化降低了全球財富分配不均-然而卻增長了國內的貧富不均現象

安聯集團於今日發表的第九期《全球財富報告》中,再次深入探討了全球超過50個國家中家戶擁有資產和負債的情況。

2017年是特殊的ㄧ年。儘管政治上緊張局勢日增,但對投資者而言卻幾乎是完美的一年。在金融危機之後,全球經濟反向復甦,金融市場表現強勁,尤其是股票市場,以致家戶金融資產大幅成長7.7%。全球金融資產總額增加至168兆歐元。

「去年對於儲戶而言是非常好的一年,」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麥可‧海斯博士(Michael Heise)表示。「然而,最好的情況下,後金融危機的時代已經不再。為金融市場提供持續穩定上升趨勢的極度擴張貨幣政策時代,也已經一去不復返。其中的訊息已顯示出警告意味:利率上揚、貿易衝突以及日益茁壯的民粹主義政治,將引致緊張與動盪不安的局面。今年的第一個月,已經讓人嚐到了苦頭。」

台灣: 金融資產成長率躍升

2017年,台灣家戶的金融資產成長了6.3%(2016:5.8%),部分原因在於強勢的股票市場,另一部份原因則是保險與年金資產的擴增(增加9.8%),顯示在人口快速老化狀態下,對於私有年金制的需求。即使如此,銀行存款仍然是台灣家戶資產組合的最主要配置,約占其整體金融資產的40%,其次為占26.4%的保險與年金。

儘管資產負債比達新高的89.4%,台灣的家庭仍然比亞洲其他金融資產達其負債6倍多的高負債國家,享有更有寬裕的狀況。

台灣人均金融資產淨額為90,260歐元,在全球最富有國家名列第8(個人金融資產請參考前20大排行表),與新加坡名次互換,較前一年退步一名。在區域性的排名中,台灣次於日本與新加坡名列第三。榜首的瑞士,在去年落後美國之後,今年再度奪回冠軍。整體而言,歐洲國家2017年的表現勝於以往,然而,最主要的原因則屬強勢歐元。

工業化國家緊追直上-美國超越中國

金融危機發生後數年,工業化國家的資產成長較開發中國家呈相對弱勢。此種情況在2017年亦有所改變。成長加速的原因,主要在於工業化國家的發展:這些國家的成長微幅高於一個百分點而達6.5%,而開發中國家,則衰退三個百分點至12.9%。自2005年以來,這兩大國家族群成長率的差異,也因此降至6.5%的最低水平。過去十年以來平均數據則有兩倍之多,達13%。在金融資產增長方面,這種截然不同的發展,主要的原因在於各個區域內的主要成員,中國(成長率從18.3%放緩至14%),美國(成長從5.8%增至8.5%)。在亞洲(不含日本),2016年成長率從14.7%,放緩至2017年的12.2%。美國因此再度在絕對成長率上超越中國。2017年,美國占全球家戶金融資產總額的44%,中國僅占約25%。在近三年來此比例平均為26% vs. 35%,然而中國仍名列前茅。

工業化國家貧富差距加大

然而,每個國家的貧富不均現象則各有不同。自千禧年以來,許多國家的財富分配已有所改善,然而在其他許多國家則更為惡化。後者國家族群包括了絕大多數的工業化國家,包括美國以及歐元危機國家,甚至包括德國與日本。因此,近幾十年對於來“老”工業化國家,因貧富差距擴大而面臨困境的觀點,似乎與許多情況下的現實相符。然而,儘管近年來財富分配展現出某些改善的跡象,台灣在這些發展中並未受到太大的影響。

國家財富分配的新指標

為了更進一步瞭解國際上的財富分配,我們在本報告中提出了一個新指標-安聯財富資產指標(Allianz Wealth Equity Indicator (AWEI).。某些結果相當驚人。除了美國、南非、印尼與英國等屬於「慣犯型」的國家,其他財富分配極端扭曲的國家,也包括了丹麥、瑞典與德國。在斯堪地那維亞國家中,主要原因可能在於大部分人口的高度負債,在德國,統一的延遲以及由資本挹注的年金短缺,則是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其他國家的財富分配則相當平衡,包括許多東歐與西歐國家,這些國家中包括某些歐元危機國家,例如義大利、西班牙與希臘。即使近數年來面臨的危機與緊縮,可能造成後兩者國家的貧富不均加劇,但由於傳統上資產不僅限於房地產,而廣泛性的分配,這兩個國家仍具備堅實的基礎而得以舒緩。台灣在此項排名中位居表現優異的國家之列。「依據最新的財富分配指標,很明確地指出我們必須對於草率的結論保持警惕。」麥可‧海斯博士(Michael Heise)表示。「除了美國以外,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財富分配是處於極端扭曲的情況下而仍持續惡化。大多數國家都難以擺脫此一陰影。」

證券投資捲土重來

2017年的投資行為明顯轉變。在後金融危機時期,儲戶基本上忽視了股票和基金的投資,2017年,大量資金流入此一類別的資產,去年比例幾乎達所有新資金的五分之一,甚至高於金融危機之前的數年。在股市蓬勃發展的背景下,這意味2017年證券業展現了最強勁的成長,總計增加12.2%,迄2017年底佔所有儲蓄的42%以上。其次是保險公司和養老金的應收賬款,佔資產組合的29%,較去年成長5.2%。

雖然投資者重返了資本市場,但把錢存在銀行裡已非全球家庭之所愛。較前一年63%,只有42%的新投資存入銀行。就絕對數字而言,這意味著減少超過3900億歐元。因此,銀行存款降低了二個百分點至4.3%(資產組合約為27%)。「儲戶最終體認到此一時代趨勢,」本報告作者之一Kathrin Brandmeir表示。「對銀行存款的熱愛,特別是在“舊的”工業化國家,已經迅速消退。通貨膨脹再度肆虐。2017年這些國家的物價儘管仍處於低水位,但仍翻三倍。導致銀行存款的購買力也下滑:僅僅在2017年,估計便達到4000億歐元。」

債務的成長進一步加速

2017年,全球家戶的債務成長6%。該成長率因此略高於前一年的5.5%。亞洲(日本除外),負債的成長狀況呈傾斜化,然而,2017年在此高水平的狀況下,從16.5%減低至15.8%,主要原因在於該區域快速發展的市場,導致對於高度信用的需求。然而,幸而在強勁的經濟成長帶動之下,全球負債比(負債占GDP之比率)僅微幅增長至64.3%(除日本以外的亞洲:49.2%)。這些全球平均數之中,自然隱藏著巨幅的差異。過去數年以來,某些國家的負債水平與融資狀況,都呈現非常驚人的數據。「所分析的絕大多數國家中,私人債務融資狀況尚不足以憂慮」本報告共同作者Michaela Grimm表示。「然而,亞洲某些國家,包括泰國、馬來西亞、南韓與中國等,監管機構必須嚴密地控管這種發展。在這些國家中,類似於金融危機發生之前的信貸過剩情況不容忽視。」儘管債務大幅成長,2017年金融資產淨額對照於金融資產總額與債務的差額,刷新了全球最高紀錄的128.5兆歐元,較前一年增加8.3%。

全球化導致全面參與

過去20年以來快速的全球化,導致嶄新的全球中財富族群增長,迄2017年底,幾乎達11億人口。在千禧年來臨之際,近5億人口屬於此一族群,其中不到一半來自西歐、北美或日本。如今,這些國家僅占全球中財富族群的四分之一。相反的,在此一時段,中國所占的比例則大幅度地從低於30%,一躍而超過50%。伴隨著此一成功故事背後的數據非常驚人: 自2000年以來,約5億中國人已經加入了全球中財富族群之列,超過1億以上的人甚至可列入全球富豪之列。因此,如今62%的全球中財富族群與42%的富豪階級都是自亞洲國家的公民。